白兰树

人设:

权倾朝野的书生相国祯渊&金戈铁马的镇边将军甄远



关于微服私访的相国夜里潜入将军府找将军叙旧却被认作贼人这件事




“将军府昨儿个夜里遭贼了,你听说了没?”


“是啊,这边疆穷山恶水,贼人多得很,可这次抢劫抢到将军府,算是倒霉了。”


“听守卫张哥说看那贼人瘦弱得很,书生模样,最后还是将军亲自审的,足足审了一夜呢。”


“将军平时也不见大动干戈,这次算是栽了。”


“诶别说了,快点的吧,待会儿练早操得迟了。”


可是谁能告诉他们今早怎么是相国亲自盯早操啊......









爆拳张无敌重出江湖!



最后一张像功成身退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这是什么男妲己啊🥵🥵🥵


老婆贴贴行不行😘😘😘

【抵制私生】


回家的路不是赛场却有对手


水泄不通仿佛困兽哀求怒吼


“不远万里见你何故躲避镜头”


“够了够了麻烦让我找个出口”




走哪跟哪不是专属揺尾的狗


心灵模样从里到外全烂个透


凭这爱意难道能够拜相封侯


别怕反噬血字招牌挂你人头








木偶




说话方式要得到我的首肯



动作表情也要经过我的允准



我喜欢芭蕾你就不能再碰摇滚



乖乖守好木偶本分 别再犯蠢



保证你一帆风顺 与舞台最相称



如果不想摔下神坛任凭讥哂



把线给我,铭记你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