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兰树

人设:

权倾朝野的书生相国祯渊&金戈铁马的镇边将军甄远



关于微服私访的相国夜里潜入将军府找将军叙旧却被认作贼人这件事




“将军府昨儿个夜里遭贼了,你听说了没?”


“是啊,这边疆穷山恶水,贼人多得很,可这次抢劫抢到将军府,算是倒霉了。”


“听守卫张哥说看那贼人瘦弱得很,书生模样,最后还是将军亲自审的,足足审了一夜呢。”


“将军平时也不见大动干戈,这次算是栽了。”


“诶别说了,快点的吧,待会儿练早操得迟了。”


可是谁能告诉他们今早怎么是相国亲自盯早操啊......









对不起老婆 >人<


是我不好


留了印子害你不舒服


还要担心被镜头拍到


🥵🥵🥵

这是什么男妲己啊🥵🥵🥵


老婆贴贴行不行😘😘😘

别着急,乖乖,咱们慢 慢 来,这才两级 

在干嘛?

当然是乖乖趴好等哥哥...

张哥该不会真以为我那时拧不开瓶盖吧(他看着哥哥顶腮诶🥵)

是谁干的?!让我知道了不打死你😡😡未免太狠了

【祺源】等风停(上)

风中戏过了

老早之前的inspiration可以实现了

爱酱一直在等风停

等啊等啊等了好久

不想等了

楼外预警







整个暗无天日的2018年,你是我唯一的念想,唯一的糖,黏腻、酸涩、恋恋不舍、念念不忘。



你一句会回来看我的,给那个在江边吹冷风的小孩好大的慰藉。



所以巴蜀传达室从放学到晚自习上课都有我的身影,传达室大爷早就见怪不怪,甚至早早备好了茶水。



一张石头饼我能啃半小时,传达室的新闻联播是我的下饭菜。



都说我政治好,满分50的卷子我真就考50,谁知道这是否归功日日不落的新闻联播呢。



你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可这道理怎么到你身上就行不通了呢。



好奇怪哦。



政治分数是往上爬的树藤,我对你的念想与分数成正比似的潜滋暗长,原来这份情意不知何时已变了样。



328次夕阳和日落换不回你的身影。等啊等,等到倦鸟都归了巢,我和夕阳对着红眼。



路过的同学都笑着,真源还等呢,是啊,还等呢。他们搬好卷子,或者校报,笑着说,可别迟到啊张大纪委,小跑回教学楼。



你看,好像我也不是那么没人在意,可是,我只想要你的在意啊。



也不知道多少次利用职务之便了,我在传达室磨磨蹭蹭直到上课铃响,再等等吧,说不定他只是堵车了呢。



好事常与愿违。



我从不在班委工作日志上迟到那一栏写自己的名字,好像这样,期盼越多,等得越久,你不会回来的事实越得到几分确证。



马嘉祺,都怪你,还我班委的清誉。



好在,迷迷糊糊我也出了道,终于能见到你了。



没有质问,知道你忙。



但我很好哄,一个拥抱就能释怀。



可公司策划迎面泼了我一盆冷水,很冷,比那晚的江风还冷。



离散也就罢了,把伤口交给时间,总会愈合的。偏偏人都聚在一起了,要我怎么忽略镜头下你眼底晦暗不明的波光,避之不及的触碰,小心翼翼的闪躲。



我都理解。



我终于尝试着不再介意,那就玩下去好了,陪它,陪你,也陪你们。



无所谓。









未完待续





看得出来手机主人因为弟弟的懂事很高兴